「Mirror头条」从《春夜》到《我们不能是朋友》:爱情想象的局限与反抗

  • 时间:
  • 浏览:47
  • 来源:必发手机端-必发体育娱乐

  

  文|石榴

  如果关注最近的偶像剧,会发现有两部非典型的作品霸占了年轻观众的剧单。

  一部,叫做《春夜》。

  

  在各种夸大的罗曼蒂克的韩剧品类中,它用平缓的节奏叙述了一段极富矛盾冲突的越轨之恋,突如其来的爱情,平静却震撼人心。

  另一部,则是《我们不能是朋友》。

  

  作为曾一度以玛丽苏傻白甜为主色调的台剧,此次打破了观众对于它的片面化认知,讲述一场错误的相遇,与擦出的致命火花。

  两场禁忌之恋,讲述了同一个不讨巧的题材——出轨。前者是精神出轨十年长跑的男友,与他人一见钟情,后者更是戏剧性的让两个分别有未婚对象的都市男女彼此吸引。

  对于爱情想象的变化来得如此陡然,让人猝不及防。《春夜》与《我们不能是朋友》里的两段感情,或许有些极端,但却彻底将观众对于偶像剧中的爱情想象打破。

  刨除掉“三观不正”的艺术化加成,仅仅从对于偶像剧中爱情这一元素的流变,似乎可以窥见曾经种种经典形象的瓦解与重建。

  渣男渣女图鉴

  如果以所谓“正确”的评判标准来看,不论是《春夜》还是《我们不能是朋友》大概都会被打上“三观不正”的标签。

  《春夜》以一名出生在殷实的中产家庭的三十岁女性为描写对象。她工作稳定,生活平静,即使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逐渐消耗了对于感情的激情,但依旧因为父亲的原因而与财团理事长之子权奇石保持着长达十年恋情。

  直到一次在药店与药剂师刘志浩一见钟情,才彻底打破了她维持多年的平静生活。背负着来自家庭与道德的批判,她一边焦躁不安的一次次欺骗奇石,一边却又小心翼翼的以朋友之名接触志浩。

  

  《我们不能是朋友》则是将男女主角设定为两对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都市男女。男主褚克桓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金融圈王牌交易员,女主周惟惟则是上被老板威胁,下被其他部门的员工调侃,甚至连出门办事也先要问问能不能报销的典型社畜。他们两人的相遇是典型的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故事,但剧情核心对准的却是难以跨越的灰色地带。

  在彼此身边都有论及婚嫁的对象,他们偶然相遇,彼此吸引,明知既不会是情人,甚至连当朋友都不可以。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却又不受控制的被彼此所吸引。

  

  一部内敛,一部尖锐,在同样的“另一场心动”之下,若以如今的评判标准来说,《春夜》与《我们不能是朋友》所牵连的标签无疑是“渣男渣女”。

  但有意思的是,两部作品播出到现在,不论是口碑还是热度,都称得上是佼佼者。前者在韩剧市场萎靡的时期,以9%的收视率冲出重围,在无数的感同身受中,拿下8.7分的豆瓣评分;后者则在争议之中冲出重围,牢牢占据着网剧口碑排行榜的前三位。

  这样的成绩无疑是突破了大众曾经的想象的,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观众对于偶像剧中爱情的看法,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呢?

  爱情叙事中的偏见

  “渣男渣女”不是一日炼成的,观众对于剑走偏锋的爱情叙事的改观,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曾经,偶像爱情之所以能兴盛,是因为平凡的人们需要理想寄托。一直以来,不论是韩剧还是台剧,抑或是内地偶像剧,与其他类型的作品相比,爱情题材是最“纯粹”的一种类型。

  它鲜少承载社会、政治意义,即便是有阶级地位、私人恩怨、外界影响等因素在其中阻挠,但爱情依旧有超越一切,打倒一切的魄力,在有情人终成眷侣的模式下,诞生的是“爱最大”这句略显中二的口号。

  

  而它们对于中国女性最大的催眠就在于:只要你想谈一场恋爱,就能有这么一个极帅极优质的人,愿意陪你谈这样一场恋爱。即使是两个身份悬殊、排除万难才能相爱的奇情故事,也能历经重重阻挠,抵达爱情这个象征着结局与美好的彼岸。

  而如今能与奶茶甜度所媲美的甜宠剧的兴盛,更是让偶像剧中的爱情与甜蜜画上了等号。吃醋是甜的、生气是甜的,甚至生活中所有的苦难都是甜的。

  在一个个“柠檬精”甜了、酸了、想恋爱了中,爱情叙事的浪漫元素在单向度的发展中,逐渐演变为童话故事式的偶像剧。甚至就连《都挺好》,在漫地荆棘中,也能让观众真情实感地磕一场冬玉CP。

  

  爱情逐渐被塑造为完美无瑕的存在。罗曼蒂克式的色彩背后,情侣之间是粉红泡沫,连分手都带着美好的色彩,爱情中的自私、争吵、不和谐乃至人本质上的孤独被粉饰太平。

  无可否认,偶像剧的标签是造梦。但在这一场白日梦背后,却是被偶像剧单一解读后,正在丧失的是其自身多样多元魅力的爱情元素。

  消解与重构背后

  一代又一代女性在幻想世界中沉迷,却一次又一次于现实中跌落。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需求。消费社会的到来,使爱情形象在电视剧中折射出某种程度上的变质。

  可以发现,近年来,在对美好爱情的想象中,市场上同时也不乏关于敏感题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

  从震碎观众三观的《昼颜》,到备受好评的《春夜》导演安畔锡的“出轨三部曲”,它们皆是冲出既定的轨道,在道德的缝隙中窥见现实爱情中的种种困局。

  

  但有意思的是,如今对于这些作品的讨论不再是质疑精神出轨的存在。而是关注这种道德瑕疵本身的荆棘丛生——是什么造成这样的改变?他们为了改变做了什么?而这种改变的背后又代表着什么?

  从现在来看,尽管现在影视作品中大都还是会展现爱情的完美无瑕,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影视作品的发展与成熟,这种改变也意味着影视作品中的爱情不再仅仅与甜蜜或悲伤划上等号,而是在造梦之外的更多形象与作用。

  《春夜》《我们不能是朋友》所提供的回答是,爱情是欲望之下的彼此吸引,但爱情却也不止是爱情。打破播撒浪漫与狗血的塑造方式后,影视作品中爱情元素的祛魅也在悄然发生。

  在《春夜》的评价中,有这样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想痛骂这对出轨男女,但我不忍心。

  对于爱情固有形象的消解背后,看来似乎是突破三观之后的对于爱情想象,但若不囿于三观的简单评价来观看这些作品,或许就能发现,在所谓的“出轨”背后,不是把它当做孰对孰错的讨价还价,而是在对于爱情的重构背后的更深层次的表达。

  

  《春夜》中的女主李静仁是韩国中产阶级女性的一个缩影。作为一位在外界看来工作稳定、家庭美满、生活幸福的成功人士,她或许不如少女一般青涩可爱,但她拥有的也是她们难以睥睨的多年累积。

  但对于她本人而言,这种生活缺乏激情,充满被动。当她在不断的纠结反复中,观众仿佛也能看到左右摇摆的问题。这是一场与社会、与自我的缠斗。

  《我们不能是朋友》则完全相反,它尖锐的点破爱情表象之下的物质,在两对情侣间引入了时下年轻人普遍关注的“过怎样的人生”“我是为你好”等议题,来体现亲密关系中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冲突。

  

  生活的土壤远比剧情要有力。《春夜》的导演安畔锡曾经说过,“剧”就像是镜子,它是反映我们生活的唯一方式。

  当观众对曾经嗤之以鼻的震碎三观等元素开始感同身受、物伤其类,走出偏颇的围墙,在这一场“造神”与“祛魅”的运动之中,爱情这个元素本身,也终于可以从曾经的“笼子”里跳出来。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猜你喜欢